汉末蚁贼_第20章学问垄断(上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章学问垄断(上) (第1/3页)

  晚霞垂落、夜幕降临。

  滹沱河谷地,藏风聚气的一个山窝内的一栋原木大房中,灯火摇曳。

  一个脸上带着一条刀疤的壮汉,身着长襟绸衫,袒胸露乳,满脸惬意的躺坐在一个锦制软榻上。两个小娘跪坐榻后,每人抱着一条大腿,揉捶按捏,另有一红衣妇人,衣衫半透,左手端一玉碗,右手拿着汤匙,不时的把一勺勺的温汤送于壮汉的口中。

  此人便是滹沱河谷的掌控者,贼帅五鹿,此刻,他的心情非常舒畅。

  前段时间,配合将军的折腾,打下两个坞堡,钱粮收获不少,人手也收获不少,加上最近陆续来投的人,谷中人马已经逼近四千之数,这还不算老弱,算上那些人,七千有余,就这实力,在这黑山之中,已经可以排进前五,怎么能令他不高兴呢?

  妇人的双手在忙,壮汉的双手也在忙。

  粗砺和滑嫩相遇,呵笑连连!

  滑嫩和粗砺相遇,娇笑不已!

  原木大厅门口,几个值守的贼卒,早已忘记了他们的本职工作,嘴角含涎,眼中露羡,观山赏景不止。

  “报,王七已归,请求面见大帅!”

  一个身穿麻衣的干瘦汉子带着一个满身汗水的的贼卒,不知何时,已经来到原木大厅的门口,冲着大厅呼喝一声。

  值守的贼卒在这呼喝声中回过神来,纷纷正身站定,顺便状似无意的擦过一把嘴角。厅中的五鹿听到这声呼喝,欠身起身体,收回左手冲门口招了一招,大汉带着贼卒抬步入内。

  再次躺回到锦榻上的五鹿,左手枕在了头下,右手回归原位,冲眼前的贼卒吐出了一个字,“说。”

  “大帅,孙帅已经带着大量箱裹离开,平山谷地一切如旧。”

  养犬知道犬毛病,反之,犬亦知主人喜好。

  贼头王七用他觉得最简练的字眼把他要汇报清楚,他的心中很清楚,主人在兴头上之时,不能耽误太久的时间,否则,倒霉的定会是自己。

  “哈哈哈哈,离开了好,他离开了,剩下的,就是翁翁的事情了,擂鼓,让众小帅来厅议事。”

  五鹿听到王七的汇报,发出一阵畅笑,猛然间自锦榻上跃起,浑然不顾掀翻了两名捶腿的小娘,带翻了柔荑中的玉碗。

  正像五鹿说的那样,他现在真的很高兴,上次,他本想使诈从平山谷地之中把东西顺过来为将军送过去,顺便落一点好处的,谁成想,那个小贼不上当,只能暂时作罢。现在,将军的人既然已经来过,自己又没有得到特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